南鱼格瓦斯

朋友,氪钱吗?(六)

日常累成狗,狗都没我累。
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单身狗一辈子( •̀∀•́ )

金博洋在游戏里穷的简直骨骼清奇,跟现实生活中完全没有可比性。什么技能没钱升级比家常便饭还要便饭,最穷的时候兜里只有八个铜板,金陵要饭的乞丐,都比他出手阔绰。

其实吧,这也不能怪他,只能怪点香阁的蔡师兄魅力太大。每天为了向他送礼物已经耗费了金博洋所有的钱。

蔡师兄,这是今天的宝石,请您笑纳,再骂我一声滚吧……

所以,被逼到卖艺实在是无奈之举。在生存与尊严之间,金博洋毫不犹豫地选了前者。钱确实不是万能的,但没钱绝对是万万不能的。

那么在决定卖艺前,金博洋是怎么攒钱的呢?金博洋选择下本,结果好不容易一个本干完了,结果经验一上就升级了,然后钱就又不够了。没错,这就是个死循环,思来想去,所以不得已,还是换了方法。

性感华山,在线吹箫。

呸呸呸,可拉倒吧。你忍心让一个顶着羽生结弦的脸的角色在线卖艺?反正我是忍心,皮皮天表示。如果不是羽生开了红名,他还能再“感动”一下。

算了算了,仔细想想还是命要紧,皮什么的顺应自然吧。

说到顺应自然,金博洋的日常应该就是跳金顶了。感受塔尖风的温度,俯瞰这一切,然后纵身一跃,摔成虚弱,爬到萧掌门的袍下,一览春光乍泄,人生圆满系列真的不了解一下?

这不,金博洋就拉着羽生结弦来了,两个轻功使得贼不顺的人,花了小半个时辰才爬了上去。塔顶的风景一如既往的好,整个武当都被绣进这如碧了蓝天之下。两个人的角色一男一女,倒像是对恩爱腻歪的侠侣,仗剑走天涯。

金博洋其实超级开心,那种执意的错觉让他有种真实感。的确,中国花滑队的队宠,对他的偶像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其实就是初恋的味道,青涩稚嫩的,将美好的心绪藏在心底,任岁月酿造,发酵出浓郁的芬芳,酒香一般的,凭空就叫人醉了,心甘情愿地溺死在情人的眼中。

两个人站在塔顶,仿佛天地间只有其二人。

“天天,经常来这里看风景?”羽生先打破了沉默。

“是的,武当不愧是最有钱的门派,这里的风景真的很好,很大气。”但不如你,金博洋默默地选择吞回最后一句,他怕戳破了这一点,怕是连朋友都做不成。梦一旦做的太美,醒来时就越是痛苦。

是诡异的沉默……

良久,“那么,请让我之后一直陪你看风景吧,好吗?”是羽生的声音。

金博洋震了一下,在屏幕后,愣了。随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一直红到了耳尖,有些时候,幸福来得实在太突然,恍如浮生若梦,开始不真实。

乐极一般生悲,金博洋太开心了,他嗖的一下窜了出去,从金顶上一跃而下,连抗摔的设置都没来的及开。羽生结嫌紧随其后,不出意外,两个人躺在地上起不来。

索性不起来了,一起去看掌门的袍底吧!

朋友,氪钱吗?(五)

不行了不行了,今晚不能熬了,明天休息一天( •̀∀•́ )
勿上升真人哦,谁上升谁单身狗一辈子( •̀∀•́ )
日常交友,小红心蟹蟹!

豆丁觉得自己的游戏体验越来越差了。

每逢组队下本,前有葱哥桶姐卿卿我我,后有羽生天天恩爱双飞,搞得现在他下个本要花掉自己攒的所有的钱,去买99+神授丹,才能安心下本。

现在的豆丁的精神状态,概括一下,大该就是:

弱小、可怜又无助;冷漠、凄清,又惆怅。

豆丁心里苦,豆丁不能说。

扯回到天天身上,自从上次麻衣圣教里他和羽生“偶遇”后,一块名为羽生结弦的大型膏药,还是云梦温柔小姐姐味的,彻底黏在他身边。

感谢麻衣双子,让他们“友谊相认”。

俗话说得好,不去泡汤池的华山不是好卖艺的。大好的时光,不去打本,那就应该用来泡汤池,想想,云梦终年和煦的阳光,照进恬淡的现实,空气中微微漂浮的水汽偷偷地给你一个吻,暧昧地拓印出不远处做瑜伽的云梦小姐姐们年轻的躯体,青春的柔韧与活力,简直是生活吻之以歌。

扯远了,当金博洋兴冲冲来到汤池的时候,吓地差点平地拔了个6a,乔治的那种。平日里虽说热闹但还算正常的汤池里,今天一下子窜出了十几个锻造炉,还是冒烟的那种,这是准备一边泡池一边锻造,难怪中国有龙这神兽一说,感情是一条龙服务啊……

没事,你们的天总心大,就这点小挫折怎么会影响到泡池子的心情呢,何况,旁边还有羽生陪着他,人生已已经蛮圆满的,再怪能到哪去,会比这更可怕吗?

事实证明,会的。鲁迅说过,“这世界上没有比立一个flag,然后打脸更快的事了,如果有,就两个。”

哦,鲁迅先生还说过,“这句话我没说过。”

金博洋刚瘫倒池子中央的结义树下,手贱地点开了旁边几个角色的信息,哎呀呀,全是130多的大佬呢,啧啧啧看看这满身的宝石,怕了怕了。这边感慨众生还没结束,一旁一只坐着的一位云梦突然站了起来,不知为何开了红名。

金博洋的左眼皮直跳,怕是有大事要发生。

意料之外的,在场的二十多个角色纷纷站了起来,十五秒内,在场的所有人除了金博洋和羽生结弦之外,齐刷刷的一片红名。场面那是相当的一个壮观,壮观到金博洋头一次把三级轻功使得那么溜。颇有豆丁的鹤亮翅的风范。

下面的人打成一团,各式各样的高能警告层出不穷。金博洋有点后怕,这一刀被人打死了,修装备修不起,望望只有一个8的铜钱数,金博洋留下了贫困的泪水。

一旁的羽生结弦看着金博洋隔着屏幕都能感知到的怨念,噗嗤笑出了声,他向可爱的小华山发送了公主抱的申请,金博洋同意了,他现在需要有钱人的安慰。

“天天,别担心,不管怎么样我都陪着你。”就算你再穷我也爱你,别去卖艺,我偷瓜养你。

“羽生,谢谢,我有一事相求。”

“天天想要什么?”

“我想去卖艺,直播赚钱。”

气氛突然有些凝固,只见抱着华山的云梦,潇洒地转身,来到了屋檐的另一侧,在碧波之上,淡定的松了手。

爸爸不要你了……

朋友,氪钱吗?(四)

啊,最近事好多,好想休息……
请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单身一辈子( •̀∀•́ )

俗话说得好,就算你衰公肥婆打得再溜,张洁洁走位再风骚,人家麻衣双子让你去死,你就只能去死。别发牢骚,麻衣双子就是这么的牛逼。

队伍下本是讲究合作的,所以交流是非常的必要,打字是不可能的了,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了。所以,队伍实时语音非常的必要。

“靠靠靠,奶妈呢?!奶妈呢?!救救暗香吧,救救孩子吧!”

“等等等等,我马上给你奶,别着急……”

“那个,韩前辈,我也需要补红……”

“自己嗑药。”

豆丁表示,再一次被糊了一脸麻衣圣教味的狗粮,我还只是一个孩子,对我好一点不好吗?

单身狗弱小,可怜,又无助。

一旁三个人混乱邪恶,乌央乌央地集体怼艾青的时候。这边的金博洋,一脸可怜地和艾红周旋,忘了奶妈吧,我花钱买药养你。一不小心,双子姐妹相认了,看着花花往下掉的血量,金博洋都能看到双子内心的吐槽了。

“啧,妹妹,这帮上次咱俩相认都撑不下去的废物又来了。”

“可不是咋的,姐姐。”

嗑药是来不及了,CD时间还没回完,金博洋眼前一黑,眼睁睁望着自己的皮华山跪在了地上,啧啧,向双子势力低头。

事情,总是有转机的,刚刚在一旁疯狂输出的暴力奶妈好像终于醒悟自己可以奶人的职责了。一蹦一蹦来到他眼前,不出所料,金博洋又复活了。

果然,革命还是需要我的。金博洋咂了咂嘴,刚想谢谢那个沉默的奶妈小姐姐,只听对面的小姐姐开口了。

“天天没有事吧。”

啊,多么清澈明朗的声音,苏的金博洋都有点发懵,耳朵怀孕了都。

场面一度十分安静,旁边一直闹哄哄的桶葱豆三人组都闭上了嘴,安静如鸡,鸡听了都想离开。

咦,原来云梦小姐姐是小哥哥,原来云梦小哥哥知道博洋的小名,哦,这些都不重要。

好吧,所以这声音为什么那么像羽生结弦,那只大白鹅??!!

桶姐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她想的那么简单,自家的白菜终究还是保不住了……

“你,究竟是谁……”

桶姐大义凛然,不卑不亢,不负众望地先开口了。

“啊,我是羽生啊。”

啧,声音愉悦的都快带出波浪线了,隋文静干净利落的关闭了队伍语音,你们不该惹正直青春,且心怀宠天使命的社会桶姐。

本是肯定打不下去了,草草退出了场景,金博洋挠了挠头,在屏幕外,傻fufu地咧开了嘴,笑出了两颗虎牙,眼睛都眯成了缝,活像一只吃到蜂蜜的某黄熊精。

大洋彼岸那边,角落里抱着剑匣的豆丁,瑟瑟发抖。我爱前辈们,很深很深,我只是不喜欢你们了,原来单身的时候,大家都一样。


朋友,氪钱吗?(三)

该出场的都差不多出来了……我觉得海星。
日常请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单身一辈子~
求评论小红心小蓝手,日常交友( •̀∀•́ )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好像有什么不对,算了,也不重要。

反正经着中国花滑队这么一折腾,算是半个花滑界都知道有楚留香这么个游戏。知道了又如何,那就下呗。有人安利,也乐得张嘴。

近水楼台先得月,隔壁家的羽生和豆丁,还有交际花米沙,于是成为了第一波,被糊了一脸安利的幸运儿。

但是可惜的是,谁都不知道羽生大佬的角色究竟是啥,甚至连豆丁都说不上来,简直枉为同国籍的师兄弟。

我又不是前辈最喜欢的后辈,我又能怎么办?

豆丁对此表示很委屈,委屈到灵魂的沉重压矮了他的身高,毕竟他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恶意。

呼应一下开头,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嘛。

世界花滑是一家,你加我来我加他。好友是用来干嘛的,不就是和和气气一起玩耍吗?所以加完好友最重要的就是下本嘛。

3金博洋晃晃悠悠到麻衣圣教门口,探头探脑,想见缝插进个队伍。只可惜这门口忒冷清了点,怕是昨日双子小姐姐们又姐妹相认,打爆了一众狗头,啧,这被艾青艾红支配的恐惧。

东北纯爷们要有迎难而上的信念,要不然如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金博洋点开了队伍栏,不死心地创建了队伍,顺带拉了桶姐和葱哥进来。挖矿挖的正爽的桶姐,留下了脆皮的泪水,多么美好的一天,今天又是一个被双子晃瞎的日子呢。今天的桶姐也要用实力证明我们暗香的脆皮。

因为爱情,一华山一暗香一云梦乖巧可爱地站在原地,千呼万唤等来了豆丁。也许是对腿长的执念,豆丁选了武当,全门派里腿最长的那个。

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议论更糟糕,那就是没人搭理你。一行人缩在旁边的小土坡上打坐修炼,桶姐嫌弃地白了天天一眼,“你怕不是万年马修。”旁边的葱哥嗯了一声,呵,恋爱的酸腐气息,果然就算看尽世间繁华,终究抵不上单身的宿命,旁边不小心被误伤的豆丁,留下了不甘的泪水,甘霖娘,cnm不要再讲了……

就在金博洋自己都要放弃的时候,世界频道突然传来了回声。

一个漂亮的云梦小姐姐发来了申请。

朋友,氪钱吗?(二)

啊,哈牛哥还是没出场,这篇文怕是会写很久了……我这流水账( •̀∀•́ )
不过总算写到游戏了,华山天天,暗香桶姐,云梦葱哥参上!
勿上升真人哦,谁升谁单身一辈子~

隋文静看到云梦这角色时,暗戳戳地,少女心萌动了,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说到底,社会如我们桶姐,也不过是个女孩子罢了。年轻人嘛,是向美的,毕竟正是被青春滋润着的大好年华。

那确实是一个好看的角色,隋文静承认。出挑的少女,怀着别样的风情亭亭玉立。一双秋水无波无澜,但那三月桃夭绯红却漾着浅浅笑意。三千青丝堪堪挽起,束起一片春心荡漾,状似柔若无骨,实则身姿挺拔,一袭白裙,一盏明灯,恍若人间春色,好一个明艳动人,好一道婷婷袅袅,仿佛,她秀口一张,便得温暖半处江湖。

所以,隋文静选择了暗香。

顺道逼着韩聪选择了云梦。

开玩笑,黑道桶姐怎么会因为拘泥于美貌而无法自拔?她是这种肤浅而无知的少女吗?是会因为千篇一律的好皮囊而放弃有趣灵魂的无趣的女人?那简直是笑话!

但是不论如何,奶妈还是很重要的,总归是要有的。尤其是这楚留香中不合理的暴力奶妈——云梦,简直居家必备、杀人越货之好手。日常下本打不过boss的时候,除了当T,还可以上去抡灯笼捶死boss,这一波,不亏,稳赚。

打得一手好算盘的暗香女弟子隋文静,此时笑的一脸奸诈,旁边,还瘫着只大型云梦弟子韩聪,一脸的生无可恋。

可是,最初的计划不是要解放网络沉迷现象吗?为什么连你都开始算计这个了?

始终大彻大悟的葱哥心特别累,好似被运扼住了咽喉。

扯回到金博洋身上吧,博洋的角色是华山。提到华山就不得不说说华山的特色了,其实就是特别的冷。你听说过有其他门派做任务时会在自家门口差点被冻死吗?常年不见阳光的缘故,自己的角色皮肤白皙的和自己有的一拼,再配上酷似羽生结弦的五官,真是一副有趣而又深意的皮囊。

总而言之,一字概括为——仙气十足。

但好像,往往越是仙气十足的人,越容易犯蠢。

每一个东北人都是民间艺术家,个个皮得眉清目秀、仙风道骨,身为东北爷们,身上流淌着东北的基因的金博洋,同样没有幸免于难。

不去下本做门派任务,日常跳金顶跳的最皮实的,一定是他。一来瞅瞅武当萧掌门的袍底,二来被人施舍铜币赚点外快,仗着软萌清秀的脸和卖乖撒娇的语气,金博洋无往不利。

真的是没什么办法呢,谁让华山穷的连技能都升不起?!

朋友,氪钱吗?(一)

不打大纲写文真是会死,我真是好能水哦,羽生竟然还没出场……
勿上升真人哦,谁上升谁单身一辈子~

一入游戏深似海,从此队友是路人。
金博洋沉迷游戏,桶姐很担心,江哥很着急。开玩笑,精心养大的白菜,没叫隔壁的大白鹅拱了,反而被游戏祸害了,谁不闹心。 闹心归闹心,自家的傻白菜还是要管的。于是乎,轰轰烈烈的“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解放金博洋网络游戏沉迷现象”主题行动开展了。
隋文静打的头。一向风风火火的社会桶姐,一遇到金博洋,慈爱的桶老妈子就上线了。那场面,简直年度苦情大戏,一边咬牙切齿,恨不得用受伤的 jio将金博洋蹬醒,一边又苦口婆心地说教,颇有祥林嫂的幽怨。
看着金博洋那对着屏幕发花痴的傻样,隋文静恨铁不成钢,你说这被别家大白鹅拱了,还有地可寻,这沉迷游戏,难不成还能打客服电话吗?
桶姐气到模糊。
“你说你这么喜欢这游戏,你那偶像咋整?这游戏角色怕不是国色天香,比你偶像还仙儿不成?”桶姐很生气,生气到儿化音不受控制。趁着隋文静安静的那几秒,金博洋奶音十足的声音飘了上来,幼齿到能掐出奶来,“有神 韵哦……” 可别扯那个什么神韵了要是你那个 可别扯那个什么神韵了,要是你那个手机屏幕没这么湿滑,桶姐表示, 她腮帮子也不会那么疼了。
至于金杨,身为整风行动第二人,其实也是最后一人。毕竟,为了他,整风行动硬生生更名为“解放金博洋和金杨沉迷网络现象”。所以不难理解,桶姐看到他俩玩到火热朝天时,恨不得一冰刀剁死他俩。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劝是劝不动了,唯一的一个队友也不坚定立场,临场倒戈了,但是,只有这点挫折困难是不会让隋文静屈服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解了敌人才能真正战胜他们。
怀揣着完成任务的光辉使命,隋文静也下载了楚留香。
然后,整个花滑队似乎好像出乎意料地,都去下载了楚留香。可喜可贺,可悲可泣。

朋友,氪钱吗?

之前突然有了这个想法,但如果不是被这群毒唯刺激,我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将这个想法落到笔上,毒唯不让写,那我就偏要写,我不惹事但绝不怕事。咳咳,没啥可说了,幼儿园文笔,见谅。
哦,还有一件事,谁上升真人,谁单身狗一辈子哦( •̀∀•́ )

听说过《楚留香》吧,对,就是那个游戏,你没有听错,那个又肝又氪,非但胆识财富双集者勿触的游戏。 跳进去后,你会发现。呵呵,果然网易都是骗人的,啊不,骗钱的。
金博洋入这个坑其实没多久,纯粹是被捏脸这个豪华陷阱套进来的,虽说有点丢脸,但能在游戏里有一张酷似羽生结弦的脸真的是……蛮有吸引力的。毕竟要爽快地承认自己是小迷弟,心好累。 所以,欢快的下载了游戏,金博洋奔着捏脸这一环节就去,颇有些赵子龙单刀直入长坂坡的气势,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鼓作气、不卑不亢……在捣鼓了将近两个小时后,这气势明显弱了下去,到是有些蔫了的白菜的意思。金博洋确实有些泄气了,这羽生的脸也賊难捏了吧,“也许羽生前辈的美,不可复制吧……”嘟嘟囔囔着,金博洋他也不矫情,简单地收了收尾,挑了个好看的锱花,便随意地点击了开始。 开始前,还不忘截个屏,喜滋滋地捧着手机,金博洋满意地端详了一下他捏的角色,还是和那大洋彼岸的黄熊 精有几分相似。他美滋滋地想,把手机贴近脸,深深地吸了一口,好像闻到了大洋彼岸那只黄熊精身上的气味了呢,混合着洗衣粉和那运动过后汗水微微沸腾的味道。
怕是青春萌动的味道呢,一本满足系列了解一下?
在金博洋发着花痴那会,旁边的金杨表示,我有个白眼想翻,那种能翻到大洋彼岸糊叫羽生结弦那厮的那种。今天的江哥面对满屏溢出的粉红泡沫也是一如既往地苦手呢。哎呀呀,自家白菜要被隔壁家的白菜拐跑了咋办,真人真事,在线等,不急。
去他的不急,鲁迅先生说过,“谈恋爱时越是一方家长谨小慎微,越是其方白菜失守之时”,哈?鲁迅先生没说过?没事,那就是爱迪生,爱默生或者牛顿之类说的。反正理是这理,摆在这不怂!

我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是不知道该“赞美”一下那些毒唯们的火眼金睛,还是该默不作声。
我在粉上柚天这对cp之前,其实是不吃真人cp的,我那时也觉得两个有血有肉的活人,一下子活在了所谓的情侣模式下,实在是有些别扭。但我从来不会因为这点就去挂谁谁谁,尤其是在这些辛辛苦苦写文画图的太太们,小心翼翼,谨慎行事。
我可以看不惯文章,那是我的权利,但我绝不轻易地去干涉干预他人的想法。
我平生不太愿意反感哪一类人,我相信做事的前提一定是正义的或者有道理的,但是,近来这些毒唯们的做法,实实在在“震撼”了我。说句玩笑话,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类人,打着爱自己爱豆的名号,做这种让自己让他人都很难堪的事。
你觉得你们是在保护是在爱自己的爱豆,可在我眼中,你们就是在撒泼耍赖,占着所谓道德的制高点,无理取闹而已。这该多么的主观臆断啊,一看到坟墓就想到妄想,一看到生子就想到苟且,就像鲁迅笔下那种所谓的中国人,我不能想的不愿去想的,那么你们也不行。因为本性的丑恶,所以需要抹黑比你们高尚的人,来借此壮胆,来借此体味自己的“高尚”。
我主观点认为,这种人,在生活中一定是失败的,他们的骨子里多多少少都刻着自卑感,因为不太被人重视,所以需要这种下作的方式来寻求关注,无疑就是一种哗众取宠,一种扭曲的恶心的归属感。
我是头一次发这种文章,语言没斟酌,可能会有点失真,但我是真的对这一类人感到恶心。明明我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却偏要泼我们一身脏水,还一副圣母婊的姿态高高在上,当真是气死人。
这篇在风波过后我会删掉,也希望那些太太们不要为这些垃圾人生气,没什么可说了。
起风了。

占个tag

突然想起来,说不定可以把楚留香和柚天结合起来呢,emmmmm,如果有人赞成就试试看